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www.hjdfhw.com

不死邪神 第十一券 第七章

第七章 舍利元婴    拾得折剑头,不知折之由。  一握青蛇尾,数寸碧峰头。  疑是斩鲸鲵,不然刺蛟纠。  缺落泥土中,委弃无人收。  我有鄙介性,好刚不好柔。  勿轻直折剑,犹胜曲全钩。  宽袍蒙面人,若羽毛轻飘落于太古和尚八尺间距,其双眼炽亮,充盈杀机,持一柄三尺青锋晃点冷然道:  “小和尚快将‘达摩血脉篇’交出来!老夫可以不杀你,又何必牵连一名不懂武功的老学究。”  太古和尚嗤之以鼻道:  “孩儿不离娘,瓜儿不离秧,少林寺就靠这本‘达摩血脉篇’重振声威,贫僧头可断、血可流,宁愿玉碎也不愿瓦全,就是不能将这本宝典给你这个寡廉鲜耻,反复无常的伪君子!”  蒙面人双眼杀意更浓,宽袍无风却猎猎狂飞,仰首狂笑道:  “少林七十二绝艺源流这本‘达摩血脉篇’,老夫志在必得!你若乖乖献出来,说不定因此老夫可以削发为僧,登上少林方丈掌门宝座以后,给你‘罗汉堂’首席长老一职,你意下如何?”  太古和尚临危仍不改其玩世不恭的戏谵态度,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上头写着“达摩宝典”,嘻笑道:  “他奶奶地阿弥陀佛!贫僧宁食开眉粥,也不吃揪心饭,果真让你这种人当上少林方丈掌门之职,寺中的菩萨岂不跑个精光?达摩祖师爷会从禅境世界‘兜率天’跑出来找我算帐?  贫僧拿什么颜面去应对?不如这样,你将那本‘绵里藏针’秘笈与掌门之尊交给贫僧过过干瘾,尚可勉强答应。”  蒙面人暴怒道:  “臭和尚好一付尖牙利嘴!你与那个老学究既然知道老夫身份,岂容你们活下去?若交出‘达摩宝典’,还可以落个全尸!”  太古和尚将宝典贴胸放好,便拍拍胸膛,故作惊怕道:  “高掌门……您大人大量,可不能再偷袭贫僧的胸口,否则这本宝典真会玉碎……这可是和尚的护身符!”  蒙面人一抖剑花绽出五朵星芒,阴恻恻地冷笑道:  “谢谢和尚的提醒,老夫会斩下你项上脑袋,当然不会损坏宝典分毫!”  蒙面人倏地跨前三步,便把两人的间距缩至四尺,手中三尺青锋连人带到,涌出一股凌厉杀气,朝太古和尚光秃脑袋激冲过去。  “铿!”  太古和尚从僧袍内抽出软薄扣腰戒刀,凝劲贯盈,真气抖得笔直,嗡然鸣叫,可见并非凡品。  “铿锵!”双方刀剑交击,迅速互换位置。  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形容,发生在肉眼难察的疾速中,隐匿树后无法动弹的郭守敬根本分不出的交锋过程,谁胜谁负,只感觉刀、剑一闪,周遭的气流滚滚迫人,呼吸困难,一派生机尽绝,充满肃杀和死亡的骇人气氛。  时间宛如凝止,两大高手凝劲至巅,衣衫霍霍飘动,拉大距离约有丈远,有如两侧的树干般巍巍挺立。  太古和尚好像变个人似地一脸肃穆,收敛嘻笑,右手持戒刀弯肘朝天,左拳紧捏得青筋贲然,侧身双脚踏个丁字步是受敌最小的角度,采“双龙出海”蓄势以待,然而嘴角渗出鲜血,可见旧伤复发,已落下风。  蒙面人状似悠闲地双足合拢立于一点,有若耸岳泰然不畏风雨雷动,其右臂高举的三尺青锋映月,好似吸尽光华般迸出璀璨的剑气。  就在郭守敬瞧得呼吸摒止,弄不清双方暗地里以内气交锋多少遍之际,太古和尚已然汗流浃背,弯肘高举的薄刀戒刀不住地嗡鸣颤动,好像承受泰山压顶之态。  太古和尚一脸凄意地厉吼一声,改为双手握刀,跃然而起,闪电下劈。  郭守敬差些儿要闭上眼睛,不忍看见蒙面人劈斩成两截的恐怖景象,因为明晃戒刀已临其身一尺间距,再有通天彻地之能,势难闪避。  却见蒙面人依然从容不迫,把高举的剑拉回面门横架戒刀。  “铿铛!”一声脆响。  横架的三央青锋竟然从中断成两截。  郭守敬吓得瞪大双眼抿咬嘴唇不敢出声。  却神色兴奋地希冀小和尚能一刀取胜。  戒刀劈至蒙面人眼前半尺许的当儿,教郭守敬不敢相信的情况发生了。  蒙面人本是俨挺如山的身体,竟像一片羽毛般,不堪戒刀带起的狂飙被刮得飘忽飞退,以毫厘之差险避过刀锋。  太古和尚凌厉一击的劈斩落空刀势已衰。  却在蒙面人飘飞而起的刹那间,将其右臂半截断剑抛掷而出,“嗤!”地一声贯进太古和尚的右肩没刃而止,鲜血浸透一片衣衫。  变招真个神奇,令郭守敬目瞪口呆,心想:“要糟殃了!”  太古和尚拔出断剑点穴止血,痛得龇牙裂嘴叫骂道:  “你妈的阿弥陀佛!竟用弃剑这种卑劣行为,连个下三烂都不如……还亏你是堂堂掌门之尊!”  蒙面人双眼喜见猎物般地嘿嘿冷笑道:  “杀敌致胜的不二法门,虽是不择手段,但其中变化之妙,存乎一心而已。老夫算准断剑投掷妙招,又不需费多少力气,小和尚也该败得心服口服了。”  话毕,他掀袍亮出腰间金色剑鞘,拔出成名的“尺剑”,纵声大笑道:  “老夫赖以成名的兵器,就让你三招吧!”  太古和尚双眼诡异一闪,不改诙谐笑骂道:  “缩头老乌龟!反复无常的伪君子!真的让贫僧三招?”  蒙面人愤然甩袖怒声道:  “你这个臭秃驴已是瓮中之鳖,还怕你飞天遁地不成!”  太古和尚二话不说,转身就跑,嘴里直嚷嚷道:  “你祖宗十八代的阿弥陀佛都不超渡!龟儿不要笑鳖,同一个洞里歇!贫僧的第一招,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!你若追来就是畜牲!”  蒙面人一默转为暴怒喝声道:  “小杂种!哪里逃?”  话声一落,蒙面人剑锋暴长三尺剑气,笔直激射,剑气将小和尚背部完全笼罩锁住,轻功又略胜一筹,当剑气临身的一瞬间,再没有人能改变血溅五步的结果。  太古和尚竟然忽尔转过身来,还故意挺着前胸大露空门挡其来势,但见胸前的僧衣内鼓起一件东西。  剑气的细碎旋迭光点,若贯胸而入,虽能杀死小和尚,但也会毁了那本“达摩血脉篇”  宝典。  小和尚是拿自己的命来做赌注,因看准蒙面人极欲夺得宝典。  果真不出所料。  三尺剑气忽敛。  太古和尚双眼一瞥,抄戒刀就横砍而去。  “铿铛!”刀、剑交鸣。  太古和尚无法挡住蒙面人横架剑势的浑厚内力,震得狂喷一口鲜血,牵动右肩剑伤血流涅涅,但藉其强劲暴然虾弓般拉开一丈间距,掠退至“观星台”下。  蒙面人斥喝一声道:  “臭秃驴,才不过第一招!”  若箭矢飙射的身法,投至小和尚的落脚处。  太古和尚已经无处可逃,唯有飞快奔上“观星台”。  隐匿树干的郭守敬见况一脸涕泗横流,哑穴被制,内心嘶吼哀求道:  “别上去……会毁掉我毕生的研究……你这个小和尚会害死老和尚……”  他的哀叫恳求,根本没有人听见。  台高约四十丈(古制一尺等于二十四公分),有对称陡斜梯道可以通行,太古和尚边窜逃边流血滴落梯道,使其滑不溜丢迫得蒙面人追赶的速度缓慢。  蒙面人怒喝一声腾空而起,当要越过太古和尚狙杀之际,太古和尚凝聚全身功力弯身弹跳而出,双手握着戒刀采倒栽葱之势,凌厉劈出一刀拦其腰部。  “蓬!”  蒙面人应变的神速,抱膝反转身体便用双足重踏刀锋,整个人弹飞而出,须臾之间落于地面喝声道:  “第二招!”  太古和尚却藉其倾力飞踢的力量,远离陡斜梯道,整个人被送上宽敞的“观星台”边缘,单一右手勾住栏墙,左手握住戒刀插入墙壁,免得从数十丈的高台摔落地上,使尽余力翻身落于栏墙内,已然瘫跌一地,真是有惊无险。  他脸色苍白气喘如牛,半身僧袍被鲜血浸湿,便撕裂另半边袖袍包扎右肩伤口,心知蒙面人就要追杀上来,眼前只有一间坚固的小室可以藏匿,虽然不能躲一辈子,却能调息恢复体力,再做打算。  失血过多身心疲惫,连滚带爬的太古和尚勉强推开两扇厚厚的木门,用背部靠拢关闭顺手关上,便盘膝而坐就地调息。  斗室内,靠壁床榻上鼓垄棉被之巅,露出一只匕首有如一盏七彩灯火闪炽,十分抢眼。  刚调息不久的太古和尚虽然发觉有异,但这必是郭守敬的东西,不会有非份之想。  斗室外,传出了蒙面人阴恻恻地声音:  “小秃驴!你的血迹滴涎暴露了行踪,别若缩头乌龟躲于斗室之内,快点出来接第三招受死吧!”  太古和尚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以豁出去的心态,就是临死前也要咬他一口,眯眼从门缝中去瞧蒙面人的间距,好做暗算一击,并且痛骂道:  “高猎,有种你就闯进来!但是你这一剑可得小心撕裂‘达摩血脉篇’秘笈,让这本宝典跟着和尚陪葬,贫僧也不寂寞。”  高猎投鼠忌器,便落落大方,把剑插在地面,走前三步两手空空一摊阴森冷笑道:  “你没有了兵器,这第三招老夫空手陪你,哪会占小辈便宜!”  太古和尚从怀中取出一只黑色钢硬戒子套上右手中指,凝然“伏虎金刚拳”欲做拼命一击厉声道:  “你这个老奸巨滑的东西!嘴面两块皮,好坏都由你,嘴里说好话,手里使得尽是阴损,贫僧不会笨得出去与你对招,有种就放马过来!”  高猎诡谲冷笑,倏地往右一挪,从门缝中便看不见其行踪了。  太古和尚额头冷汗直流,迅速环顾四周只有开两个尺来长宽的小窗,不怕高猎会破窗而入,立判他唯有攻破门而入。  这个念头才电闪而过,尚未防范之际——  轰隆——  两片厚门爆开,挟其无俦的掌劲冲击,太古和尚边退边施展“伏虎金刚拳”交错擂捶霍霍生风,连发二十四拳,将拳劲挟带碎片一股脑地轰去。  门外竟无高猎的人影,拳拳落空。  太古和尚耗尽全身功力,脸色惨白,伤口血流不止,便一屁股跌在床榻之下,若非有床榻顶住,早就倒仰于地了。  他回头望着那只匕首必非凡品,灵机一动硬挺着站起遮住霞光,欲利用它来做最后一击。  高猎背手状似悠闲出现在门口,一边得意冷笑,一边步步为营地踏入室内,观查室内并无任何险兆,就放心的伸出右手讨取道:  “小秃驴竟敢与老夫斗智!第三招已礼让过,你乖乖献出‘达摩宝典’,尚可留你一条小命!”  太古和尚双眼一抹诡异即敛,转为贪生怕死的渴求眼神,颤抖右手从怀中拿出宝典道:  “贫僧输了!希望高掌门……言而有信!”  高猎贪婪道:  “把宝典丢过来,让老夫翻阅一下真假,如果是真,当然饶你一命,绝不食言!”  太古和尚脸色痛苦的抿胸一颤又喷一口鲜血,手中宝典便丢在三尺前,举袖擦拭嘴角血迹,手势并未放下道:  “高掌门若练成‘达摩宝典’绝学……就是天下第一人……别忘了小和尚的好处……”  高猎双眼杀机浓厚,却得意笑说道:  “这个当然……先验真假再说……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……若被你给坑骗了,岂不是阴沟里翻船?”  当高猎伏身去捡“达摩宝典”之际——  太古和尚转个身,举臂擦嘴边血迹的手,迅速攫住匕首,抽了出来……  霞光忽然闪动,满室生辉。  高猎是何等的机灵奸诈之辈,早巳防范其趁机偷袭,况且又有异光警兆,便取宝典暴退五尺间距以防不测。  突地一幕奇迹,令高猎及太古和尚两人惊愕当场。  太古和尚拔出了盈尺长的匕首刃身,竟然有一个八寸长,金光熠熠的老和尚显出愤怒金刚相,御剑腾空而起。  金光闪烁,老和尚在刹那间化身三千怒目金刚相,表情各异无一相同,布满斗室,大放光芒令人睁不开眼。  一贬眼的时间。  高猎认出了老和尚法相,惊骇欲绝惊叫道:  “一代圣僧旷世绝学——一气化三千!”  高猎转身飞奔而出,顾不得台高数十丈纵身而下,凭其轻功御气挪腾尚有一线生机,只怕一气化三千罡气一爆,必死无疑。  斗室门口一股七彩云霞冲出,辐射扩散,含天盖地,日月星辰为之黯然失色。  藏匿树干后的郭守敬还以为霞气冲斗,天生异象。  他惊见追杀小和尚的蒙面人从空中跃下,其势有如乘云御气之飞龙,往南遁逸而去。  他又惊见那股无与匹敌的霞光,凝聚天空,仿佛“观星台”上那柄数十丈长的“量天尺”  一般,捷若雷霆闪电灵动追去,瞬间便撞及蒙面人。  天空那个角度,郭守敬转头眼角余光已经看不见了。  但是南方天空传来一声肉体及骨骼爆裂的轻脆声响,却十分清晰。  这是什么诡异天象?使得郭守敬如坠入五里迷雾之中。  反正坏人死绝,好人可能还活着,也就安心多了。  --------------------